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爱好者一直盼望自己能真正遇到鬼,直到有一天

发布时间:2019-10-22 16:01:03 来源:笔下怪谈 关键词: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原文标题: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爱好者一直盼望自己能真正遇到鬼,直到有一天
原文发布时间:2016-11-20 09:43:00
原文作者:笔下怪谈。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笔下怪谈】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佛本无心】

洛伽是一个灵异爱好者,她一直盼望着自己能真正遇到鬼并且觉得自己肯定能同鬼好好交流一番。可是事与愿违,她身上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灵异的事件,她尝试过很多种灵异游戏却没有一次成功,不过她依然锲而不舍的坚持发掘各种灵异事件。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爱好者一直盼望自己能真正遇到鬼,直到有一天

女人的好奇心是天生的。

这个周末洛伽的朋友小苗邀她去爬本地的一座山,也不是很高的山,虽然是在本地可她却从来没有去过。洛伽是个标准的宅女,平时甚少出门,每次小苗叫她去逛街都推三阻四非得许诺请她吃大餐她才去,可是这一次却让小苗很意外,因为她没费什么口舌洛伽就答应去爬山了。

洛伽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一种直觉,仿佛这山在召唤着她。

洛伽和小苗两个人都爱好冒险,到了山脚下都不愿意走开出来的石阶,于是她们找了一条土路上山,其实就是找虐去了,在这一点上这两个人能成为朋友也算是臭味相投了,因为她们二人在常人看来根本合不来。洛伽是一个深度宅女,每天就呆在家里扑在电脑跟前,而小苗确是一个购物狂,对名牌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成为这么要好的朋友的。

上山的土路非常难走,可以说根本没有路,就是完完全全的“爬”山,不一会儿她们俩就都累了。

“不行了,小苗,我累死了。”边说着洛伽就丝毫不顾影响地摊坐在地上休息。

小苗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谁让你平时总是宅在家里的,也不锻炼锻炼。”小苗边吐槽洛伽边从背包里拿出一抽纸巾,利落地从里面抽出好几张铺在一块石头上,这才坐下休息。

洛伽看着小苗的动作,也是万分鄙视,对小苗竖起一个中指。小苗白了她一眼,说:“老娘这一身运动服也是名品,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每天不出门衣服有一件穿着就行啊!”

“爬山还穿名牌你是有病么?嫌你钱多就怕没得浪费是吧?下次交不了房租你可别来投奔我。”

“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不爱名牌的女人那叫女人么。”

……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吐槽开。二人本就累了说了一阵便都有些渴,于是各自从背包里那出水来喝。

因为这山不高,海拔也就400多米,此时她们已经实在半山腰了。四周都是树,遮蔽了阳光使整个树林显得阴森森的。洛伽喝完水把矿泉水瓶塞回包里,抬头朝四周看去,突然发现树林深处似乎有一座小庙,被树挡住了她也看不清只是隐约看到有建筑物的围墙。她拉了拉身边的小苗,问她:“这座山上有庙吗?”

“我没听说过,怎么了?”小苗奇怪的看着她说。

“你看那是什么?”她指着那建筑对小苗说。

小苗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被树木这挡住的远处露出的建筑物。小苗转头看向洛伽,二人相视一笑。这可算是意外收获了,从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山上有庙,不过这座山以前她们也都没有来过。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们也顾不得疲惫当即就起身朝着那座庙走去。可是看着不远的路却也走了好久,直到两人累得不行了,才终于来到那座破旧的小庙前,那果真是一座庙,只是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四周杂草丛生,外面的围墙也倒了一半,到处是颓垣断壁,破败得很……

看着小庙二人撑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庙里。洛伽进到庙门里抬起头看,首先映入眼帘的当然是一座大佛,似乎还是石刻大佛,她觉得这深山里运来一座石佛实在太不容易了,就算是用山里的石头刻一座石佛也不是容易的事。这庙可能有些年代了,现在的庙都是泥塑佛几乎不会有石佛。可是这石佛像是被人可惜破坏过,佛像的眼睛处竟然有一道深深地划痕,使原本慈眉善目的佛像看着很是诡异。

她们是早上出发来爬山的,此刻接近正午本该是最热的时候,可这寺庙却像是不在尘世中的另一个世界,不但让人感觉有些冷,还很暗简直像是傍晚。

“洛伽,你看那是什么”?洛伽正看着佛像,感觉到小苗拉她的衣服,她侧过头朝小苗手指的那边看去,只见左面的墙角正立着一个白幡,洛伽一眼就认出来,那竟是一个招魂幡!

洛伽小时候住在乡下的爷爷家,见过很多丧礼,因此一眼便认出来那是招魂幡,当时的洛伽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也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可是,这山里的破旧寺庙却立着一个招魂幡是要招谁的魂呢?

“小苗,那是一个招魂幡。”

“啊!招魂幡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啊,苗姐,你以为我无所不知啊!”

“嘿嘿,我这不是给你表现的机会呢。”

(我能说这两个女人神经太大条了么o(╯□╰)o)

小苗也没把那个白幡当回事,只是隐约感到有些奇怪。

两人转过头来一起打量着佛像。

“伽伽,你看这个佛像是不是有点怪?”小苗说。

“嗯,是有点儿怪,你看它那眼睛上那么长一道划痕,看上去好诡异。”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这座佛像不是我们平常见过的佛像,你看它长得是不是有些狰狞?”

洛伽一开始的注意力真的全在那道划痕上面了,听了小苗的话她才仔细看了看这座佛像,真的不是平常见过的佛像,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佛像,佛像长得和鬼一样那还是佛么。这座佛像应该有些年代了,石料表面都有一些掉落。洛伽看着石像突然感到一股寒意袭来,其实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石像很不对劲,但她总以为是眼睛上有刻痕的缘故,现在才发现连这座石像是什么佛,到底是不是佛她都不知道。

“小苗,你说这是佛么,佛不都是慈眉善目的么?怎么这个这么狰狞?”说完这句话洛伽突然害怕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仔细看这座佛像,确实是长相凶恶。这座佛像变了!刚才她一进来看到的分明是一个慈祥的佛像,可是这会儿却变成了狰狞的佛像!

洛伽颤抖着声音对小苗说:“小苗,这佛像变了,刚才它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会吧?佛像怎么会变,你以为所有的石头都能变孙悟空啊!”

“不是的,小苗。这佛像他真的变了!我刚才进来看到的佛像是一个慈祥的佛,就有点类似于弥勒佛那种,可刚才看了那招魂幡之后一转头它就变成现在这样了。”这个时候小苗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洛伽也急了。不过身为一个恐怖爱好者,二十年来第一次有灵异事件砸到了自己身上,洛伽已经撇去了刚刚发现佛像变了的恐惧感,更多的还是兴奋。

小苗见洛伽的反应这么大,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真的么?真的变了?”小苗可不是洛伽,虽然平时也有点大大咧咧的可却是一听鬼故事就怕得要命的那种。小苗紧张地说,“伽伽,你说这地方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那个招魂幡是招谁的魂啊?这个佛像这么狰狞它到底是不是佛像啊,该不会是供奉的什么邪神吧?”

人最大的恐惧往往来自于自身的想象,小苗说了这话之更加害怕了,她拉着洛伽就往外走,“伽伽,我看这庙很不对劲,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洛伽心里也有些紧张,但身为一个一直在尝试灵异事件却从来没有成功过的人,兴奋和好奇心是能压倒一切的,洛伽并不想离开,“小苗,苗姐,不至于吧,你平时都天不怕地不怕的啊,一个佛像就把你吓到了?”

“总之,咱们快走吧,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赶紧离开这里,晚了就怕出不去了!”

被小苗这么一说洛伽心里有点毛了,但还不至于有多害怕,洛伽知道小苗很怕这些,平时给她讲一个根本不恐怖的鬼故事也能把小苗吓得大喊大叫。她想,反正发现了这座庙,大不了以后自己再来,就顺从地被小苗拉着走出了庙门。

走到庙外,还是荒草丛生的景象却已不像来时那样让人感觉兴奋,天色也更暗了,压的人透不过气来。她们沿着原路往回走,树林里却悄然升起一股迷雾。二人手拉手快步走着,走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走下山,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

“伽伽,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下山呢?”

洛伽听出来小苗的话里透着恐惧,她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树林里竟然起雾了,四周都是雾气,已经有点让人看不清前面的路了。为了安抚小苗紧张的情绪,洛伽说,“小苗,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小苗心里越来越害怕,但此刻还是有一份果敢,“不能休息,伽伽,起雾了,要是一会儿雾更大了我们肯定走不出去,我不想在这里过一……”

突然停止的话语让洛伽感觉有些奇怪,她侧过头去看小苗,只见小苗脸上尽是惊惧之色,双眼直直看着一处地方。洛伽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迷雾中缭绕的树林里,在草木的遮掩之下还是能看到建筑物的一角,洛伽认出来那正是刚才她们去过的那座小庙!一瞬间空气里充斥着阴森可怖的气息。而她们所在的位置,正是她们第一次发现小庙的位置。

这种诡异的场景再现让洛迦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她不敢说出来。

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明明已经预感到了结果却宁愿欺骗自己,好像不说出来,那个结果就不会发生一样。洛迦此刻也只能故作镇定地安慰小苗和自己:“小苗,当时咱们从这里过去的时候距离也不是很近,咱们快点走抓紧下山。”

小苗淡淡地应了一声:“好~”

俩个人手拉着手继续往山下走去。

就这样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她们还是没有走出去。四周的雾气越来越大,能见度很低,前后能看到的范围只能达到大概五米左右,而天色却已经全黑了。两个人心里都无比的恐慌,却都不敢停下来接受这现实,还是不停地走着,漆黑的夜里,只能靠着对方微微的喘气声来安慰自己。

终于,还是小苗拿出了那么一点勇气。她突然停下来,拉着洛迦的手定定地站在原地,带着颤音说道:“迦迦,别走了,我们出不去了。‘’

洛迦却仿佛松了一口气,这条下山的路越走越让人恐惧,可她却始终没有勇气停下来,她怕吓到小苗,也怕吓到自己。但此时,听到小苗下了结论,她却平静的接受了现实:“嗯,我知道。”

洛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此时才是下午两点多,可是这里却像三更半夜一样黑。“小苗,我们是不是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现在才下午两点多,这里感觉像半夜了。”

“不会的,我们再想想办法,会出去的。”小苗的话说的很坚定,其实连她自己也不信。

洛迦还在看手机,作为一个宅女的习惯,什么时候都改不了,即便在没有信号的山里也还是会翻手机。洛迦正滑动着手机屏幕,感觉到小苗拽了拽她的衣服,“怎么了,小苗?”

“迦迦,你看那里!”小苗的语调淡淡的,却让人无法忽视那话里的惊惧。

洛迦抬起头顺着小苗说的方向看去,在漆黑加上大雾的环境中,却一眼就看到,远处的树林里赫然有一座庙。

那座小庙沉呆在黑暗里,和洛迦她们前两次发现它的时候一样,安静的,奇怪的立在那里,虽然被树丛遮掩着,却又散发着一种无法让人忽视的奇异能量,使你不管在哪里都能一眼发现它的存在。此时的场景,好像被一张被拍下来的相片,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洛迦惊恐地发现,她们这三次发现小庙所处的位置都是一样的,甚至连看向庙的角度都是一样的,三次,都是站在原地,同一个位置。旁边的一草一木都没有变化,就像她们一直在这里,从没有移动过。

这个时候如果她们还不知道那庙有问题那就是真的白痴了。洛迦和小苗对视了一眼,这一眼里,她们都看到了对方的想法:这座庙,必须得回这座庙看看!希望一切答案就在庙里吧!希望我们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庙。

她们重新背好了背包,怀着紧张的心情,慢慢朝着那座庙走回去。

这次她们很快就来到了庙门前。洛迦和小苗现在庙门口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颇有些视死如归的味道。她们走进了庙里,首先引入眼帘的还是那座石佛,狰狞的佛像似乎正在黑暗里瞪着她们,佛像眼睛上的那道刻痕此时看起来也更加的诡异了。洛迦看着佛像心里直发怵,她感觉到自己正握着的小苗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她使劲捏了捏小苗的手给她打气,也是给自己打气。向左边看去,那招魂幡依然立在墙角,只是那白色,不知怎么的在黑暗里却愈加显眼了。

“我们在庙里看看吧。”洛迦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对小苗说道。随即她拉着小苗朝佛像背后走去。

这座庙的占地面积本就不大,庙里的空间也很小,没走几步她们就来到了佛像背后。佛像的后面是一堵残破的灰土墙,墙体上有多处裂缝,看来这座庙的历史也不短了。除此之外佛像背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有几个布满灰尘的草垫子堆在那里。她们仔细检查了佛像和土墙,什么机关暗示也没有发现。

于是,洛伽只得拉着小苗从佛像背后绕出来,来到庙的左边朝着那个招魂幡走去,希望能在招魂幡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洛伽一手拿着手机打光,一手拉着小苗现在招魂幡前仔细打量着。白纸扎的招魂幡在手机屏幕的光照下显得惨白。

“小苗,我觉得这个招魂幡很奇怪。”洛伽说道。

“我也觉得有些怪,但是说不上来那里怪。”说着小苗伸出手去摸招魂幡,白色的纸触感轻柔而又绵软,上面没有一丝灰尘。

灰尘?!

小苗仔细摸了摸招魂幡上的白纸,又伸手仔细地摸了摸招魂幡的竹棍子。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洛伽看着小苗的举动不解道。

“迦迦,你摸摸,这个招魂幡……”

洛伽闻言向前伸出手,触上纸张的那一刻,她的心里突然有一股电流划过,引得她的身子不由轻颤了一下。

“怎么了,迦迦?”身旁的小苗感觉到了她的异常,开口问道。

“我没事。”洛伽扭头对小苗说。

小苗上下打量了洛伽一番,确定她没什么事,于是开口说道:“迦迦,你摸,这个招魂幡是不是很干净。可是,这间庙里到处都是灰尘,刚才我们走了一圈就没有见到一处干净的地方,连空气中都飘浮着尘土,唯独这个招魂幡……好奇怪,它竟然没有沾上一丝灰尘。”

洛伽听了小苗的话又仔细摸了摸,果然,招魂幡上一尘不染,在这个处处布满灰尘的庙里,显得格格不入。“小苗,这个招魂幡这么新,感觉是刚被人放在这里不久,可是好奇怪,为什么要立一个招魂幡在这里呢,谁又会专门来这里放这个东西,这是要招谁的魂呢?”洛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四周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难道,是在招我们的魂!”突然响起的小苗的话在漆黑的庙里显得无比悠长,似乎来自遥远的地下。

洛伽的心“突”地跳了一下,仿佛心脏上一直绷着的一根橡皮筋在这一刻突然断裂。她紧紧握住小苗的手,颤抖着声音道“小苗,你不要吓我。”声音里已隐隐带着一丝哭腔。

小苗反握住她的手说,“不怕不怕,我瞎说的,谁会弄这个来针对我们呀,我们又没有什么仇家。再说了,今天来爬山也是我临时起意,别人怎么会知道。”

其实,不管这个招魂幡是不是针对她们,她们都已经走不出去了。但听了小苗的话洛伽的心里还是慢慢有一点镇定下来。此刻,洛伽和小苗都在心里对自己说,要镇定,不要怕。

“嗯。算了,想那些也没有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苗,我估计我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了,你看,雾越来越大了,已经扩散到庙门口了。”

闻言,小苗朝着庙门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浓浓的白雾已经把整个庙包裹起来,此时站在白雾里能见度估计不足两米。这景象太过诡异,远远超出了她们的认知范围。小苗看着庙外浮动的白雾,似乎被这情景惊呆了,以至于洛伽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嗯?怎么了?”

“小苗你没事吧?我们在庙里休息一下吧,现在我感觉庙里反而比外面安全,虽然这里的佛像有些可怕,可是我们不看它就好了。”洛伽说。

“好的,伽伽,刚才看到后面有几个草垫子,我们把垫子铺到庙里右边的空地上吧,这样就看不到佛像的脸了。”说着,小苗就朝着佛像后面走去。

洛伽和小苗一起把草垫子从佛像后拖了出来,草垫子很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编成的,感觉还很结实,也很厚。铺好垫子以后二人都一屁股坐了上去,这次小苗也顾不上垫子脏了。走了那么久,她们确实很累了。

她们原本打算上午上山下午就回去的,根本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也没有准备手电筒之类的照明工具。而此时在漆黑的庙里,没有光明就感觉没有安全感,二人靠在一起,陷入了一阵沉默。

坐在草垫子上,洛伽感到有一股寒气从四面八方渗透而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座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这种感觉让她窒息。

隔了一会儿,洛伽直起身子,摸索着从背包里拿出两个面包,还有水以及一些零食,用手机打着光将食物递给小苗。“小苗,吃点东西吧。”

小苗接过食物轻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时候我多么庆幸你是个吃货啊,突然觉得有吃的好幸福。”

“吃货才是无敌的,知不知道。”洛伽得意的说。这么一对话,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两人也不那么害怕了。虽然洛伽的心里还有些紧张,脑海中还是会不时地出现那个狰狞的佛像,但是吃了食物,真的会让心情放松下来。

洛伽看了看手机上,仍然没有信号,手机显示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八分了,可是她们被困在这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又或许她们回不去了…想到这里,洛伽赶紧摇了摇头打消自己不好的念头,在心里直默念“一定会没事的。”

小苗看她的举动,就猜她是胡思乱想了。她伸出手拥抱住洛伽,说道:“伽伽,别想太多,现在的情况,能不出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安静地等着就好,兵来将挡,不怕的,有我保护你呢。”

“嗯。”洛伽把头靠在小苗的肩膀上,轻声回应她。

为了省电应对接下来的可能会发生的事,小苗直接把手机关了机,洛伽也把手机屏幕锁了,准备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当照明工具。二人就静静地坐在黑暗里,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不知过去了多久,洛伽也没有去翻手机看时间,她已经不在乎现在是下午还是已经到了晚上,只是从这里朝庙门的方向看去,还是可以看到外面弥漫着一片白色。雾还没有散,就表示,她们还是走不出去。旁边的小苗大概已经睡着了,她听到身旁有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洛伽也很累,但她不敢睡,这个处处透露着不和谐的小庙让她的心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爬了这么久的山,又遇到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现在更是被困死在这里,如果两个人都睡着了……洛伽只觉得那样很危险,她的神经紧绷着,感觉自己一放松就会马上崩溃。这样的情况,她只能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睡着、不能松懈。

她默默地坐着,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团黑暗,双耳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然而,黑觑觑的庙里,在她没有注意到的另一边,那白色的招魂幡轻轻飘动了起来。

一阵冷风袭来,寒气渗透,深入骨髓,黑暗中她睁开了眼睛……

凛冽的山风带来一股荒凉的野草气息,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觉得一丝恐惧感从心底升腾起来,扩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正躺在冰凉的地上,有泥土的味道不断刺激着她的嗅觉,她试着坐起身子,可是却一点儿都动不了。黑暗里,她看不见任何东西。她感觉很冷,越来越冷了…

慢慢地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突然,一只大手扼住了她的颈,紧紧地掐着她,脖子上传来的力道和心里的恐惧融合在了一起。她挣扎,可是没有用,那只大手似乎有无穷的力量,让她丝毫动弹不得。她能感觉到,她越挣扎那只手就越使劲地箍住她,一点一点攫取着她的呼吸。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想呼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努力地扭头向旁边看,想找到一点可以让她抓住的东西,可是周围似乎什么都没有。突然,她看到了一双眼睛,在墙角处正注视着她。一双丹凤眼,带着歉疚、胆怯、怜悯、无奈、冷漠……的眼神,她不禁怀疑,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复杂的眼神么。她隐隐感觉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自己熟悉的人,她愈发使劲地挣扎起来,她想向那眼睛的主人求救。她的心里似乎很信任这双眼睛的主人。可是,在她的目光触碰到这双眼睛的时候,那注视着她的视线却撇开了,她的心一瞬间陷入绝望里。掐在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她听到四周有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人在笑,很张狂很兴奋的笑,是她幻听了么?原来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人会出现幻觉。她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生命正在消散,唯有脖子上传来的痛感在告诉她她还没有死,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

“伽伽,伽伽……”遥远的天边,似乎有人在呼唤她。“我已经死了吗?”她在心里问自己,“好像不痛了,我已经死了……”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

“不,我不要死!!”

“伽伽,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洛伽猛地坐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那只大手,不在了吗?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小苗一脸焦急的看着她。可此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吞吐空气,好半天才缓过来。她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坐在一间寺庙里的草垫子上。意识逐渐从四面八方恢复到她的脑海中,她慢慢想起来,原来她和小苗被困在了这里。一瞬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小苗看洛伽哭了,顿时急了。洛伽平时胆子挺大的,又爱好灵异,不知道是怎样可怕的梦才能把她吓哭。小苗上前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背不住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只是梦而已。”她们静静地相拥着,如果时光能够静止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半响,洛伽把头从小苗的肩上抬起来,看了看庙门的方向,发现天已经亮了,心想这一觉是睡的时间真是长啊。不过也是,生死轮回走了一遍呢!洛伽轻轻推开小苗,说到:“小苗, 你看外面,天亮了。”

小苗朝外看去,外面是太阳刚升起来的样子,天还有些暗,可雾倒是散了。“雾散了,是不是代表我们能出去了?”

“也许吧,我们先收拾好东西下山,要是还回不去再想别的办法”洛伽说。

于是二人各自整理自己的背包和凌乱的衣服。“啊!”突然,小苗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洛伽听到小苗的声音赶忙扭过头去。

“没事,就是被草垫子上的干草划破了,不要紧的。”说着,小苗从放在一旁的背包里拿出纸抽准备盖住伤口。可是鲜红的血已经不断滴在了草垫子上,渗入了地下。一阵凉风从外吹进来,小苗不禁打了个哆嗦。

洛伽从小苗手里抢过纸巾把小苗的手指裹了个严实,“你也太不小心了,你看,伤口还挺深的。”

“不要紧的,都不疼。来,我自己按着,咱们快走吧。”小苗催促道。

“那你自己按好啊,千万别把纸扔了!”

“知道啦,知道啦。”说着,小苗背起了包率先朝庙外走去。

一出庙门,一股青草的味道扑鼻而来。清晨的树林里,翠绿的植物上闪着晶莹的露珠。但此时,她们并无心思去欣赏大自然的美景,洛伽和小苗沿着来时的路匆匆地走着,片刻也不敢停留。到了她们第一次发现庙的那个大石旁时,二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那座庙还是在第一次发现它时的角度,诡异地矗立着。小苗和洛伽都微微有些颤抖,心里忽地紧张起来。洛伽拉起小苗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走吧。”

说完,两人继续往山脚下走去。下山的路比上山难走多了,因为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摔倒而滚下山。走了很久终于看到了山旁边的公路,还有车停在路边,估计是早上来爬山锻炼的人。二人面露喜色,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的公路上。小苗看着宽宽的马路,就快哭出来了,终于,可以回家了。洛伽看着小苗的样子,上前去搂住她。小苗平时胆子很小,从来不敢看鬼故事的,昨天那种事,她心里不知道会有多害怕呢。

洛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发现也有信号了,还是满的。她对小苗说:“苗苗,咱们先在路边上休息会儿吧,这儿也没有车经过,我打电话让罗楼来接咱们。”

“嗯,好的。”

她们走到刻有这座山背景的石碑前,坐在花池边上,洛伽从包里拿出水和零食递给小苗,然后拨通了电话。

未完待续

转自“惊悚吧”。图片来源于网络。

没看过瘾?点开主页,还有更多哦!

喜欢的话,别忘了点个订阅。


正文完,原文标题: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爱好者一直盼望自己能真正遇到鬼,直到有一天
原文发布时间:2016-11-20 09:43:00
原文作者:笔下怪谈。

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灵异恐怖短篇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